Tag Archives: Ming dynasty

“Chinese in America before Christopher Columbus” Book launch《宣德金牌啟示錄-明代開拓美洲》

1602 Chinese world map

1602 Chinese world map (2012)

 

Chinese in America before Columbus (2013)

Chinese in America before Columbus (2013)

As a sequel of my first book “Decoding the 1602 Chinese World Map” 《坤輿萬國全圖解密-明代測繪世界》(Linking Publishing Co, April 2012), the second book “Chinese in America before Columbus” 《宣德金牌啟示錄-明代開拓美洲》is published by Linking in November 2013.  These two books are in Chinese now.  English version will be published later. Accompanying the book launch, there will be a series of lectures in Taiwan, Hong Kong and Beijing.   

  • Academia Sinia, Research Center for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台北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中心
  • Taipei Municipal Library, book launching 台北市立圖書館,聯經出版社
  • National Library of Public Information (Taichung) 台中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
  • Shi Hsin University (Taipei) 台北世新大學
  • Cheng Kung University (Tainan) 台南成功大學
  • Hong Kong Shue Yan University 香港樹仁大學
  • China Foreign Affairs University (Beijing) 北京外交學院“東方史研究前沿論壇”
  • Tsing Hua University (Beijing) 北京清華大學歷史系
  • Renmin University (Beijing) 北京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 ”名家論道”
  •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香港科技大學“科大論壇”
  •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Institute of Chinese Studies and Center for Chinese History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研究所,中國歷史研究中心合辦

 講演簡介

六百年世界史錯案的偵破:明代環球測繪,開拓美洲

李兆良

明代鄭和下西洋不止到達非洲,而且他的船隊曾經環球航行,測繪了世界上第一份比較精確的世界地圖,才引起後來西方的地理大發現。哥倫布,麥哲倫,全部靠中國航海的信息,這是根據西方原始資料,最新的闡釋。

從小學到大學,教科書一直告訴我們鄭和下西洋只到達非洲東部,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利瑪竇把西方地理學和科技帶來中國。這三項被奉為經典的學說,都是錯誤的。什麼證據能如此大膽地挑戰歷史經典?是西方的原始資料。它們一直存在,有些每天呈現在我們面前,在思想慣性與惰性之下,往往視而不見,集非成是。中國人責己嚴,待人寬是不能用在科技與歷史的客觀事實。嚴格要求中國提出歷史證據,也要用同樣的標準對待西方的歷史證據。

明代的《坤輿萬國全圖》一直被認為是義大利傳教士利瑪竇帶來的西方地理學,地圖學。實際上,原原本本是明代自己繪製的世界地圖,利瑪竇只不過加上少數幾個地名而已。認真研究這份地圖,就會發覺它根本不可能是西方地圖學家的作品,更不是利瑪竇的作品。整份地圖沒有一個拉丁字母,地圖上的地名有一半是歐洲地圖上從來沒有的。利瑪竇三十歲到中國,沒有離開過,在中國渡過二十八年,終老於北京,他如何得到這些地名?西方地圖從來沒有大西洋,小西洋。《坤輿萬國全圖》標誌的大小西洋明顯是渡過才能比較大小。大西洋的名字,今天還在用。《坤輿萬國全圖》上沒有標誌教皇領地,缺掉文藝復興的重要地名托斯卡納(Tuscany)和佛羅倫斯(Florence)。這些地名與米開朗基羅,達文西不可分割。生於文藝復興的義大利耶穌教會士利瑪竇居然不把這些地名標注,是不可思議,更不可饒恕。歐洲部分不是利瑪竇繪製,其他更難解釋了。

與利瑪竇同時代的西方世界地圖,對海洋命名,東西南北分不清,混亂得很,唯獨《坤輿萬國全圖》的東西南北命名是正確的。美國歷史公認是1804年以後,歐洲人才越過密西西比河探測西部地理。兩百年前,1602年利瑪竇呈獻給萬曆皇帝的《坤輿萬國全圖》,卻準確標示北美洲西部地理,與今天的經緯度吻合。《坤輿萬國全圖》不能“未卜先知”。抄本不能比勘探者的原本更正確。這些西方認為不解的現象,有一個共同點,是大家完全沒有把華人環球航行的可能算進去。西方稱《坤輿萬國全圖》為“不可能的黑色鬱金香”。“黑色鬱金香”是因為稀有,“不可能”是對西方而言。辯護席上的應該是西方航海史。

唯一可能:《坤輿萬國全圖》是明代中國測繪的。確定《坤輿萬國全圖》 是中國繪製的世界地圖, 所謂“不可能”便迎刃而解。更使人驚奇的是地圖不是1602年繪製的,大概於1430年繪製成圖,正是鄭和七次下西洋以前,應該是鄭和等人總結前六次航海經驗,為最後一次出海作準備而繪製的。鄭和七下西洋,累計二十萬人次,二十八年的功業,比任何歐洲探險者的能力高一千倍,絕對有可能環球航行。這明確表示明代首次完成人類環球航行、地理大發現的壯舉,比哥倫布起碼早六十年。西方零星地獲得中國大航海的信息,抄襲拼湊起來他們錯誤的世界地圖,遠遠落後於《坤輿萬國全圖》。

因此,這項研究應該稱為明代大航海的鳴冤鼓,對西方地理學“西學東漸”的驚堂木

自從利瑪竇來華以後,華人開始對西方產生好奇。明清之際,由於戰亂, 中國文獻損失嚴重,以至歷史記憶斷層。清朝時,西方文化的滲入,伴以武力入侵,華人越來越喪失自信,自尊,繼而崇外,甚至企圖放棄自己的文化。過去170年中國歷史上種種屈辱,部分成因與歷史失憶症有關。

地圖的證據只是翻案依據一部分。華夏文化在美洲的遺存與地圖是互相印證的。明代中國甚至更早的中國文物在美洲各地發現過多次。西方不了解其與中國的關聯,往往簡單處理,演繹錯誤。許多重大發現,主流媒體根本不報導。過去十年才出現的互聯網搜索工具,高精密地圖,衛星照相,Youtube,電腦翻譯等工具,大大增強了研究的寬度,深度,和速度。藏在民間的信息,歐洲人殖民美洲初期的文獻,在互聯網時代開始逐漸浮出,暴露多年來教科書改寫的錯誤。美洲原住民在歐洲殖民以前,曾經有明代的旗幟,製陶工藝,稻作蠶桑,五花馬,客家人的二次葬風俗,笄禮,二十八宿,北斗信仰,社稷,朋帶,佛教和伊斯蘭教符號,語言等非物質文化遺存,還有宣德金牌,永樂通寶,銅鈴,瓷器,貝幣,石圭等等實物證據明代華人不止是到過美洲,還參與開墾。另一方面,美洲特有的作物(玉米,番薯,煙草,南瓜,菠蘿)在中國繁衍,早於哥倫布,是明代大航海帶回來的。這些事實,有力地要求更正以往錯誤的歷史。

有人認為這研究出於民族主義,是大錯特錯了。這項研究恰恰是要抗拒正的或者反的民族主義干擾歷史。西方殖民主義,以先到先得為藉口,提出“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說法,維護歐裔的民族利益。其實,哥倫布是否第一個發現美洲的歐洲人,也值得懷疑。哥倫布以前,美洲有五千萬到一億人口,他們承傳了幾千年亞洲帶來的華夏文明。

歷史研究與科學研究沒有兩樣,先要有確實的事實,才能總結出正確的理念。古人造字很有意思:事、實、史、是,四個同音不同調的字,說明了人類認識歷史的過程。根據情真相記錄下來的,總結歷史教訓以分辨非。長期以來,有因為民族主義狂熱而故意歪曲歷史,也有避免戴上“民族主義”的帽子而不敢秉持正義,甚至以“反民族主義”自豪的,都不是科學治史。歷史最終屬於全人類,因為個人,集體,民族,國家的利益,而篡改歷史者,待真相大白,會無地自容;明明曉得錯,又不敢發聲,是懦弱的幫兇。歷史應該是客觀的,是人類總結社會發展經驗的南針。離開事實真相的假歷史是沒有意義的。中國古代史官以生命捍衛史實真相的珍貴傳統,永垂圭臬。

這項研究為鄭和翻案,為中國歷史翻案,更重要是為伸張國際公義而翻案。印在書上容易,印在腦子裡的工作更艱鉅。如果說有民族主義色彩,那就是華人自信,自尊的拾遺箱物歸原主而已。

(2013.10.15)

著作

李兆良.《坤輿萬國全圖解密-明代測繪世界》台北 聯經出版社. 2012.

李兆良.《宣德金牌啟示錄- 明代開拓美洲》台北 聯經出版社. 2013.

作者簡歷

李兆良,生於香港。香港中文大學生物系學士,美國普渡大學生化博士,曾任耶魯大學化學系研究員,德薩斯州農工大學化學系助教授,康寧公司資深研究員,伯特爾研究所資深研究員,香港生物科技研究院副院長等職務。2006年偶獲美洲出土的宣德金牌,引起好奇,用刑偵推理方法,加上最新科技工具,經七年研究,最終得出結論:明代環球航行,測繪世界地圖,是世界地理大發現的先行者,16世紀西方大航海與世界地圖源自中國信息。多項文物與非物質文化遺存顯示明代華人開拓美洲,有跡可尋,解決了600年來明代下西洋最終目的地的疑問,推翻西方發現新大陸的舊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