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wind.com • View topic - 毛澤東自傳 = The autobiography of Mao Zedong - Chinese version

毛澤東自傳 = The autobiography of Mao Zedong - Chinese version

History that might have been lost without our effort, particularly during the interaction of East and West.
Forum rules
All messages are the expression of the contributors, who are solely responsible for the content. The forum does not endorse any views. ZERO TOLERANCE for any obscene language, advertisement, lies/rumors and attack of this forum.

毛澤東自傳 = The autobiography of Mao Zedong - Chinese version

Postby chungyn » Mon Aug 21, 2017 6:41 am

毛澤東自傳 = The autobiography of Mao Zedong - Chinese version

This autobiography of Mao Zedong was recorded by Edgar Snow in 1936 just
after the completion of the Long March by the Red Army. However, until now,
no one knows who translated it into Chinese. Due to political reasons the
translator refused to reveal his real name. Under Chiang Kai-shek's rule
he would be put to death if he were caught translating Mao Zedong's works.
Therefore he preferred to become an anonymous.

http://yn.chung.id.au/Shaoshan.jpg


(please note that I have finally found the English version
for those who don't read Chinese)



1. 童年時代

我在一八九三年生於湖南省湘潭縣的韶山. 我父親的名字是毛仁生, 我母親未出嫁
時的名字是文其美.

我父親是一個貧農, 在年輕的時候, 為了負債過多而被迫當兵. 他當了很多年的兵
. 後來回到了就是我生下來的鄉村裏, 做小買賣和一些別的事業, 克勤可儉, 稍稍
積集了一筆小小的款子, 使他便買回了他自己的土地.

那時我家有十五畝田地, 成了中農. 從這幾畝田上我們每年可以收六十擔穀. 一家
五口, 每年食用共三十五擔 - 以每人七擔計, 這樣一年有二十五擔的積餘. 用這一
點剩餘, 我父親有積蓄一筆小資本, 後來又買了七畝田, 這樣一來我家就成了[富農
]了. 那時我家每年可以有八十四擔穀的收入.

當我只有十歲, 家中只有十五畝田地的時候, 家中的五個人; 是我父親, 母親, 祖
父, 一個弟弟和我. 我們增加了七畝田地的時候, 祖父去世了. 卻添了一個小弟弟
. 可是我們依舊每年有四十九擔穀的積餘, 這樣我的父親慢慢的得發起來了.

當我父親還是一個中農的時候, 他開始做販運穀米的買賣. 用這種方法他又賺了一
些錢. 當他成了富農之後, 他繼續這種買賣, 而且作為主要事業, 用了大部分的時
間. 至於田地的管理則僱了一個長工, 此外再叫孩子和妻子都到地上勞動. 當我六
歲的時候, 我就開始做田地上的工作. 我父親並不開商店. 他只是從貧農們那裏把
穀米收買下來, 轉售給城裏的商人, 如此他賺到了錢. 在冬天做米正忙的時候, 他
便添僱一個短工, 所以在這個時候, 喫飯的人便增加到七個. 我們喫的很省, 但終
是喫的很飽.

當我八歲的時候, 我開始在本地一個小學校裏讀書. 在那裏我一直讀到十三歲. 早
上和晚間我在田間工作. 白天我讀孔子論語和四書. 我的國文教員是頑固派, 粗暴
而嚴厲, 常常痛打學生. 為了這個緣故, 我十歲的時候曾經逃過學. 我不敢回家,
因為怕挨打. 我莫名其妙地走向縣城去,以為縣裏是在某處的一個山谷裏. 瞎跑了三
天之後, 終於被我家裏找到了.我這纔知道我這次旅行, 只是兜了幾個圈子, 走了這
許多時候, 還沒有離開我家八里之外.

可是, 在我回家以後, 出乎我意料以外的, 情形有點改善了. 我父親的暴厲態度比
從前稍微好一點, 而教師也溫和多了. 我的反抗行動得到如此的結果, 使我深受了
影響. 這是一個勝利的[罷工] 啊!

等我學會了幾個字之後, 我父親開始叫我記家裏的帳. 並且叫我學習算盤. 以為我
父親固執著要我學這些事, 所以在晚上我就開始學習這些東西了. 他是一個很嚴厲
的教師, 對於我懶惰, 常常表示厭恨. 假如沒有帳記的時候, 他仍叫我到田間去工
作. 他為了性情暴戾, 所以常常打我和我的弟弟們. 關於錢這樣的東西, 他不給我
們, 而且給我們吃最不好的東西. 每月十五日, 他對於他的工人們, 特別開恩而他
們雞蛋和飯吃, 可是永遠沒有肉. 而對於我則既無肉又無蛋.

我母親是個和善的女人, 寬厚而富於情感, 永遠願意把所有分給別人. 在飢荒的時
候, 她可憐那些窮人們, 常常送米給他們. 但當我父親在面前的時候她不能這樣做
, 因為他不贊成慈善的. 關於這一件事, 在我家裏常常有口角發生.

我們家裏分為兩黨. 一黨是我父親 - 是在朝的執政黨. 我, 我的母親, 我的兄弟,
有時侯甚至工人們所組成的, 是在野的反對黨. 可是在反對派的[聯合戰線]上, 意
見不能一致. 我母親主張[[間接打擊]]的政策. 她反對任何明顯的情感的表現, 也
不贊成對統治力量的公開反叛. 她說這不是中國人的辦法.

但當我十三歲的時候, 我發現了一個方法, 便是引用經書或是父親自己的話, 作為
我自己有力辯護. 我父親慣用不孝和懶惰兩種罪名來責備我. 我欲引用經書上的話
來說服他, 說父慈則子孝. 說我懶惰, 則我用長者應該比後輩多做些事的話來反駮
. 我說你年紀比我大三倍以上, 所以應該多做工作. 而且我宣言: 等我到他這樣年
紀的時候, 我的力氣要比他大得多.

這個老年人 - 我的父親- 繼續[積聚財產]後來大家竟稱他為這個小鄉村裏的大財主
. 他不再用購買的方式來增多土地, 卻接受了許多別人田地的抵押. 他的資本增加
了二,三千元.

我對於他的不滿繼長增高. 在我們家庭裏, 辯證法的鬥戰是始終不斷地發展著. 我
特別記起一件事. 當我大約十三歲的時候, 我父親請了許多客人到家裏來. 正當他
們還在的時候, 我們兩人發生了爭論. 我父親當著大家的面, 責備我, 說我貪喫懶
做. 這事觸怒我了. 我責罵他, 而且要脫離家庭. 我母親跑著追我, 竭力勸我回去
. 我父親也勸我, 可是同時罵我, 命令我回去. 我跑到了一個池子旁邊, 用自殺來
要挾, 說若是他再走近一步, 我就投水. 在這種僵局之下, 為了停止內戰起見, 雙
方提出了要求和反要求. 我父親堅持要我磕頭賠罪, 作為求饒的表示. 我同意如果
他允許不打我, 則我可以跪一隻腳磕頭. 於是戰爭便在這樣的條件下停止了. 從此
我知道了, 當我用公開反叛的方法來保護我的權力的時候, 我的父親就寬和些了;
反之, 當我保持馴善服從的時候, 他只是罵我打我的更甚.

回想到這一點, 我以為我父親用嚴厲態度作為教子的政策失敗了. 我學會了去仇恨
他, 我們反對派真正建立了一個聯合陣線去對付他. 因為這樣總是對我有利. 如此
之後, 我的工作也勤快些; 我很仔細地記帳他也沒有批評責備我的口實了.

Note:
[毛澤東追述到這些事, 老愛引用這些幽默的政治名字, 來當做說明, 而一邊大聲笑
著].

我的父親讀過兩年書, 認識一些字, 記帳一事是足以勝任的. 我母親是目不識丁的
. 他們兩人都是從農家出身, 所以我成了家庭裏的[學者]. 我讀會了經書, 可是不
喜歡經書. 我最喜歡讀那些中國的傳奇小說, 而對於那些關於叛變的故事則尤其喜
歡. 我讀過精忠傳, 水滸傳, 隋唐, 三國志 和西遊記. 那時候我還年幼, 是在我的
老師謹慎提防之下偷讀的. 我的老教師恨這些非法的書籍, 認為都是壞書. 我常常
在把這些書帶到學校裏去讀, 當老師走過的時候, 就用一本經書把牠們掩住. 我的
許多同學也都這樣做. 有許多這樣的故事, 我們幾乎都背誦了, 而且常常再三地討
論. 像這種故事, 我們所知道的比鄉村裏的老人還要多. 他們也愛聽這些故事, 而
且常常和我們互相交換講述. 我相信這些書對於我後來影響很大, 因為這些都是在
記憶力強盛的年紀裏讀的.

最後我離開了小學, 其時我是十三歲. 我開始整天在田間幫助僱工工作, 白天做一
個成人所做的全部工作, 晚間就替我父親記帳. 可是我還能夠繼續讀書, 除了經書
之外, 我一有機會就吞嚥一切我所能夠找到的東西. 這事使我父親很懊惱, 他希望
我能熟讀經史, 特別是在他有一件訟訴失敗了之後, 事實是如此的, 他的對造在法
庭上引用一句很適合的經典, 結果他敗訴. 我常常在半夜裏, 把我房子裏的窗戶遮
沒, 使我父親看不見燈光. 就用這樣的方法我讀了一本叫做[盛世危言]的書, 這書
我非常喜歡. 這書的作者們, 是一些老的改良主義者, 他們以為中國之所以積弱不
振是因為缺乏西洋的工具: 鐵路, 電話, 電報, 汽船等等. 他們想介紹這些東西到
中國來. 而我父親卻以為看這些書籍, 是徒然費時失業. 他想我學一些經書一樣的
實用東西, 可以使他在訴訟中得到勝利.

我繼續閱讀中國舊小說和故事. 有一天我忽然發現到一件事: 就是不知為什麼, 在
這些小說裏面, 沒有關於耕種土地的農民們的事跡. 所敘述到的人物, 不外是些戰
士, 官吏, 或者文人; 永遠看不見一個農民人物. 對於這一件事, 整整有兩年, 我
得不到解答, 後來我把小說的內容加以分折. 我發現了:小說裏面的人物們都是有武
力的名人, 人民的統治者, 他們都不必從事操作, 因為他們土地的所有人, 很明顯
地是有著農民們在代他們工作的.

我的父親毛仁生, 早年中年, 都不是一個信神的人. 可是我的母親, 是一個虔誠的
佛教徒, 她把佛教的教訓給予她的孩子, 而我們也曾對於父親的不相信神表示焦憚
7b過. 當我還只九歲的時候, 我曾經和母親鄭重其實地把我父親不相信神的問題加
以討論. 那時和那時以後, 我們用了許多方法想勸醒他, 可是結果失敗. 他只罵我
們, 我們受了他攻擊的威脅, 只好讓步, 另想別法. 但是他總是不願意和神們有所
往來.

可是, 我所閱讀的書籍, 開始慢慢地在我的思想上發生影響, 我自己也慢慢地對神
的信仰開始懷疑了. 於是我母親為我憂慮, 責備我對於信仰儀式的不虔誠. 可是我
父親毫無表示, 後來, 有一天, 他出門去收賬, 在路上, 他遇見了一隻老虎. 這隻
老虎看見他, 忽然慌張地逃跑了. 可是我的父親更覺得驚恐了, 事後他對於這次的
神秘的脫險, 總是不能忘懷. 從此以後, 他開始虔信佛教了, 並且常常燒香點燭.
但是對於我的與日俱增的無神論, 老頭兒仍然置之不問. 只是當他遇見困難的時候
, 自己向神祈禱.

盛世危言是我發生了恢復學業的願望. 對於在田地上的工作漸漸感覺到厭倦. 我父
親當然反對我. 我們常常為了這件事而爭論, 最後我脫離了家庭. 我走到一個失了
業的學法律的學生的家裏, 在那裏讀了半年書. 此後, 又從一位中國老學者讀了些
經史古籍, 也讀了許多時務文章和一些新書.

在這個時候湖南發生了一件事情, 那事情影響了我的整個生活. 在我讀書的那個小
學校外面, 我們學生看見了許多豆商從長沙回來. 我們問他們為什麼都離開了長沙
. 他們告訴我們城裏面的一件大事的始末.

那年有一次嚴重飢荒, 長沙有成千成萬的人流為餓莩. 災民們派了一個代表到撫臺
衙門裏請求救濟. 但撫臺粗暴的回答他們說:"為什麼你們沒有飯喫? 城裏多得很呢
. 我常常喫得很飽的"

當人民聽到了撫臺這樣的答覆, 他們怒吼了. 他們舉行了一個群眾大會, 並且發動
了一個遊行示威. 他們攻打滿洲衙門, 斫斷了作為官廳的標誌的旗杆, 逐走了撫臺
. 事後, 戶部派了一位姓張的大員, 騎馬出來, 曉諭人民, 說政府正在想法幫助他
們. 很明顯的, 這個姓張的約言, 的確是很誠意的, 可是皇帝不喜歡他, 責備他和
[亂黨]勾結. 受到斥職的處罰, 接著來了一個新撫臺, 立即下令逮捕事變的領袖,
許多的人被梟了首, 掛在旗杆上示眾, 作為對將來[謀反者]的一個警告.

對於這件事變我們在學校裏有好幾天的討論, 給了我一個深刻的印象. 大多數學生
們, 對[謀反者]表示同情, 但他們都只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觀點來看. 他們不明白這
是對於他們切身的生活有密切關係的. 他們之感覺興趣的原因, 只是因為這是一件
驚人的事變. 我卻覺得[謀反者]們都是些像我自己一樣的普通人民, 所以我對與他
們所受到的不公平的待遇非常痛恨.

不久之後, 在韶山的哥老會(就是賀龍曾經加入過的秘密團體) 和一個地主之間發生
了一種衝突. 這個地主到法庭裏去控告他們. 因為他很有勢力, 所以很容易的得到
了一個對他有利的判決. 哥老會敗訴了. 可是他們不但不屈服, 反而反叛地主和政
府, 逃到本地一個叫做瀏山的山裏, 建築了一個強固的根據地. 政府派官兵去攻打
他們, 那個地主並且散佈言, 說當哥老會舉起造反之旗的時候, 曾經殺死了一個小
孩去祭旗. 反叛者們的領袖, 是一個叫做龐鐵匠的.最後他們被壓制下來了, 龐鐵匠
被逼逃跑. 後來他終於被逮捕, 殺了頭; 可是在我們學生看來他確是一個英雄, 因
為他們都同情這一次的叛變.

第二年青黃不接的時候, 在我們鄉裏糧食異常決乏. 窮人們向富農要求幫助,他們開
始了一種叫做[喫大戶] 的運動. 我父親是一個米商, 雖然糧食決乏, 可是他仍然從
我們鄉裏把大批米穀運到城裏去. 他運出的一批米被窮苦的鄉人扣留了, 於他的忿
不可當. 我對他不表同情. 可是同時我對於鄉人們的方法也不滿意.

在這個時候, 在我們本地的小學堂裏出現了一個[維新派] 教員, 他在我思想上產生
了另一種影響, 他是[維新派] 因為他反對佛教, 要想驅除神和上帝. 他勸人民把廟
產興學. 他是一個遭受指謫的人物. 我稱讚他, 同意他的意見.

這些接連發生的事情, 在我年青的心靈上, 留著永遠不能磨滅的印象. 我的心靈早
已是反叛的了. 在這個時期中, 我也開始了有了一些政治意識, 特別是在我讀過了
一本關於瓜分中國的小冊子以後. 我到現在還清楚地記得, 這本小冊子開頭就是那
麼一句:
"嗚呼中國覆亡有日矣!"
它敘述日本如何佔領高麗, 台灣和中國在安南緬甸等地方主權的喪失. 在我讀到了
這些話的時候, 我對於祖國前途, 覺得非常憂. 我開始認為努力救國, 是每一個人
民的天職.

我父親已經決定把我送到湘潭一家米店裏去當學徒, 這家米店他很熟識. 在起初我
也不反對, 覺得這或者會是很有興味的事. 可是後來我聽到了一個有意思的新學校
, 我便不管我父親的反對, 決意要到那裏去. 這學校是湘鄉縣我外婆家地方. 我的
一個表弟是那裏的學生, 他告訴我這個新學校和[新教育] 的改革情形. 那裏不注重
經書, 而注重西方的[新學]. 教的方法, 也是很[維新的].

我和我的表弟到那裏去報了名. 我說我是一個湘鄉人, 因為我誤以為這個學校是專
為湘鄉人開的, 到後來當我發現了這學校是不限籍貫的, 我又改用了湘潭人的真籍
貫. 在這個學校裏, 我讀繳了一千四百銅元, 做為五個月的膳宿費及書籍用品費.
最後我父親對於我進這個學校的事同意了, 因為許多朋友, 竭力主張這個學校可以
增加我的賺錢能力. 這是第一次我走到離開家裏五十里路遠的地方. 那時我是十六
歲.

在這個學校裏我讀到了自然科學和一些西方學問的新科目. 另一個可注目的事情是
其中有一位教員是日本留學生. 他戴著假辮子. 可是很容易看出來辮子是假的. 人
們都笑他, 叫他[假洋鬼子].

我以前從沒有看見過有這許多兒童們在一塊. 他們大多是地主們的弟子, 穿著很值
錢的衣服; 農民們能夠供給子弟們到這樣的一個學校來是很少的. 我穿戴比別人寒
酸, 我只有一身較為體面的衣服. 學生們不穿大掛, 只有教員們纔穿, 而洋服則只
有[洋鬼子] 纔穿. 許多闊學生都看我不起, 因為我平常的衣服總是破爛不堪. 可是
我也有闊學生做朋友, 有兩個同伴特別知己. 這兩個中有一個是現在的作家住在蘇
聯. 他叫蕭三也就是蕭瑜博士的弟弟.

我不被人喜歡的另原因是因為我不是湘鄉人. 在這個學校裏, 湘鄉人是很關要的.
而屬於湘鄉的某鄉則更重要. 湘鄉有上, 中, 下三鄉, 而上下兩鄉, 為了地域關係
, 總是不斷的鬥爭. 這一鄉的人不肯與另一鄉的人並存. 我在這一個鬥爭裏的局面
裏嚴守中立, 因為我並不是湘鄉人. 結果三方面的人都瞧我不起. 我覺得精神上非
常痛苦.

在這個學校裏我進步很快, 教員們都喜歡我, 特別是那些古書的教員們, 因為我寫
得一手好古文. 但是我卻無心於經書. 我正在讀著我表兄送給我的兩種書報, 敘述
著康有為的維新運動. 一本叫做"新民叢報" 是梁啟超主編的. 我讀了又讀, 直到差
不多背的出來了. 我崇拜著康有為和梁啟超, 對我的表兄非常趕集- 那時候我以為
他是很進步的, 但是他後來變成一個反革命者, 土豪劣紳階級的一份子, 在一九二
五到二七年大革命中,參加了反動營壘.

許多學生不喜歡那個[假洋鬼子], 為了他的那個假辮子; 可是我喜歡聽他講述關於
日本的事情. 他教音樂和英文. 他教一個日本歌叫做[黃海之戰], 我還記得幾句美
麗的句子:

小雀唱歌,
夜鶯跳舞,
春天的綠色田野是可愛的,

石榴花紅,
楊柳葉綠,
彷彷是一張新的圖畫

Note:
這首詩歌, 顯然是日俄戰爭終之後, 春天的慶賀勝利宴會中所唱的.

在那個時候我之感覺到日本的美, 在這個歌裏感覺到她戰勝帝俄的一些驕傲和威力
. 我沒有想到也會有一個野蠻的日本 - 像我們今天所知道的一樣.

到這個時候我纔知道光緒皇帝和慈禧太后兩人都死了- 雖然新皇帝宣統已經統治了
兩年. 那時我還不是一個反君主制度的人; 實在, 我還認為皇帝以及官吏們都是很
誠實, 善良和聰明的人. 他們只要康有為維新的幫助. 我那時埋頭讀古史, 對於堯
, 舜, 秦皇, 漢武等的政緒大為響往. 那時候我也讀了一些外國史地. 在一篇講美
國革命的論文裏, 我第一次聽到美國這一名詞, 裏面有這樣的句子:
[在八年的艱苦戰爭之後華盛頓獲得了勝利, 建立了他的國家].
在一本叫做[世界英傑傳] 的書裏, 我也讀到了拿破侖, 喀德鄰女皇, 彼得大帝,
衛靈吞, 格蘭斯, 盧梭, 孟德斯鳩和林肯.
-----------------------------------------------------------------------------
---

Posted to siawind Forum
By CHUNG Yoon-Ngan (鄭永元)
chungyn
 
Posts: 8423
Joined: Sat Oct 05, 2013 12:06 am

Return to History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3 gue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