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wind.com • View topic - 郑重澄清:《坤輿萬國全圖》並非《天下诸番识贡图》

郑重澄清:《坤輿萬國全圖》並非《天下诸番识贡图》

The greatest mariner, Ming dynasty, Chinese in America before Columbus

郑重澄清:《坤輿萬國全圖》並非《天下诸番识贡图》

Postby sllee » Fri Mar 07, 2014 4:22 pm

互联网有一個严重的毛病是转发。错误一直像病毒一样传播,以讹传讹,如果错误始自比较广为人知的报纸网络,更不可收拾。我不得不在此澄清:《坤輿萬國全圖》並非《天下诸番识贡图》。

《坤輿万国全图》是1602年利玛窦署名呈给万历皇帝的地图。《坤輿万国全图》准确标注的美洲西部地理,西方在十九世纪才发现,即使按照利玛窦署名的1602年,也比西方早200多年。实际上,以地图上的地名证据断代,其实成图于1428-1430年左右。估计是郑和把前六次下西洋经验总结绘制世界地图,为第七次大航海(1430-33)准备,以此算,中国比西方早400多年就知道並绘制美洲西部地理。

下面是《坤輿万国全图》三种版本:

《坤輿万国全图》彩色版,日本东北大学图书馆扫描本,可以放大阅读。
Image
https://zh.wikipedia.org/wiki/File:Kunyu_Wanguo_Quantu_(%E5%9D%A4%E8%BC%BF%E8%90%AC%E5%9C%8B%E5%85%A8%E5%9C%96).jpg

《坤輿万国全图》现藏美国明尼苏达州大学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与明州大学图书馆网站均有扫描版,可以点击放大阅读。
https://www.lib.umn.edu/bell/riccimap 明尼苏达州州立大学图书馆
http://memory.loc.gov/cgi-bin/query/D?gmd:2:./temp/~ammem_oAom::美国国会图书馆

《坤輿万国全图》南京博物馆藏插图版,有各种动物、船只。网上没有高精版。
Image

以上三种均是《坤輿万国全图》的不同版本,基本地理、地名是一致的。日本藏的彩色版有个别摹抄错字。明尼苏达州大学的墨线版,原来也藏于日本,在日本反西方宗教时,有关宗教的部分被挖去。比较完整的版本是黄时鉴、龚缨晏合著的《利玛窦世界地图研究》附页的版本(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

《天下诸番识贡图》据说原图成于1418年,也称为1418地图,现存清朝1763年抄本,署名臣莫易仝(生平不详)。此图与《坤輿万国全图》差异很大。《坤輿万国全图》比《天下诸番识贡图》来得详细准确得多。二者绝对不能混为一谈。

Image
《天下诸番识贡图》或称1418地图。

我从来没有公开讨论《天下诸番识贡图》的真伪鉴定和历史价值,因为它是刘钢先生的研究项目,而且《坤輿万国全图》已经足够说明,明代人比西方知道的世界地理丰富得多。西方16世纪主要的世界地图,西方一直认为是欧洲大航海测绘的结果,其实是得自郑和大航海一鳞半爪的信息,再加上想象力编绘成的,错误百出。明清之际,文献严重失佚,造成知识断层。还好《坤輿万国全图》传到国外,把明代的世界地理知识资料保存下来。我在《坤輿万国全图解密-明代测绘世界》一书裡已经逐一举出几百宗的错误。不在此重复。请参考本博客其他文章及专著:

李兆良:《坤輿萬國全圖解密-明代测绘世界》联经出版社。2012年。
https://www.linkingbooks.com.tw/LNB/book/Book.aspx?ID=161171

希望媒体,互联网各界人士不要再随便把《坤輿万国全图》与《天下诸番识贡图》混淆。现在流传在外“张冠李戴”的错误,我无法一一更正,不能负责,特此声明。

顺带一说,“1421中国发现世界”作者孟西斯(Gavin Menzies 一译孟席斯)2002年在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上发布消息,我就注意,因此认识他。一位英国人,能排除种族国籍观点立场,扬弃欧洲中心主义,推翻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谬说,是值得赞扬的。我与他有相同的结论:“明代大航海是西方所谓世界地理大发现的先导”,除此以外,就学术背景,研究取向、方法、材料、演绎等等而言,我与孟西斯先生有基本区别。

2006年,在《天下诸番识贡图》发布前,我就与收藏者刘钢先生通过信,在2010年的第一届鄭和国际会议上见面。刘钢先生的《古地图密码》一书,内容丰富,有很多值得参考的材料和观点。我是集中从西方原始资料找答案。是西方历史文献与考古的漏洞,给我最大的证据支持与信心。现有的西方文献,完全无法解释《坤輿万国全图》的信息来源。全部中文标注的地图,不是西方来的资料,只能是中国人自己的资料。这就是破译《坤輿万国全图》的窍门。《坤輿万国全图》已经解决了《天下诸番识贡图》不能解决的疑问。

以上所说,归纳四点:
1. 历史学也是科学,不能离开数据,事实,推理。科学研究是容许出错的,以往演绎上的错误,为後来正确理论奠基,无可厚非。许多理论都是经过很多人的努力,一步步完善的。
2. 出乎意料的观察、数据,往往是重大发现的苗子。只用习惯的思维,想当然,是无法创新,得到正确的理论的。真理必然是真相的结果。为了某种利益,顽固死守错误,甚至打压异己,于己于人都没有好处。
3. 应该尊重学术自由的独立性。每位学者只能对自己的论说负责,不要随便归门列派。
4. 作为主流媒体,不能随便引用材料,必须注明出处,更不好未經作者同意,隨便增加改寫內容。
sllee
 
Posts: 108
Joined: Thu Sep 26, 2013 4:41 pm

Return to Zheng He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1 guest